【三块广告牌】三块广告牌(下)

2019-01-07 13:31:04 其他广告项目 134 views 其他广告项目
[导读]:本文(《三块广告牌(下)》)由来自都匀的读者投稿,并经由本站(沃能广告)结合主题:三块广告牌,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。主要记述了广告牌,罗宾等方面的信息。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!

41、威洛比家,夜,内

威洛比亲吻着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安妮。

威洛比:你闻起来不像刚吐过,是好迹象。

安妮:用水晶牌牙膏,我学到的小技巧。

威洛比:女人啊!还是该你去铲马厩的马屎了,知道吗?

安妮:去他妈的那些马!他们是你他妈的马,我要把那些该死的马都枪毙了!

威洛比:我去做,你这个懒婊子。

安妮:谢谢。

威洛比笑了笑。

安妮:真是美好的一天。还有美好的一炮。威洛比先生,你的活儿可真棒。

威洛比想了想:这句话是不是哪个剧本里的?我记的是“威洛比先生,你的公鸡可真漂亮”,

我在莎士比亚的戏剧里看到过一次。

安妮:你个笨蛋,是奥斯卡王尔德的剧本。

42、马厩,夜,外

威洛比站在马厩里轻轻抚摩着马儿。

威洛比走出马厩,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口袋,轻咳了几声。

威洛比自言自语:奥斯卡王尔德。

说完,他笑了笑,把黑色的口袋套在了自己的头上,他开枪对准了太阳穴,这时,我们可以

看到口袋上贴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不要摘下头套,给警察打电话。

威洛比开枪自杀,伴随着枪声,他倒地死亡了。

43、画面组合

△威洛比一动不动躺在地上。

△安妮躺在沙发上,有些局促不安。

△安妮来到威洛比的房间,里面没有人,桌子上有一封信,安妮似乎明白了什么,脸上的肌

肉抽搐起来,突然,她精神崩溃,倒在了地上。

△安妮哭得伤心欲绝,两个女儿走到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。

△马从马厩逃出来吃着草,威洛比的尸体没了动静。

△安妮来到马厩,看到丈夫的尸体后愣了一下,又鼓气勇气往前走。

△安妮离开了马厩。

△河水里有威洛比女儿玩的那只玩具熊。

△安妮怀抱着女儿,三个人看起来都很伤心。

△威洛比头上的黑色口袋沾满了献血,塞德里克将它摘了下来。

△威洛比在桌子上安静的写信,然后把信装在了信封里,把信封立在桌子上,离开了屋子。

威洛比内心独白:我亲爱的安妮,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有一封更长的信,我大概从上周就着手

写那封信了,那一封信囊括了我们,还有我们共同的回忆,以及我是多么的爱你这些内容。

这一封只谈及了今晚,以及更为重要的今天。今晚我已经去马厩结束了我的生命,我也终将

孤独的离开这个世界。我并不是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的,我的妈妈和我在一起,我也不是孤

独地离开这个世界的,我无法为我所做的行为道歉,尽管我知道,你暂时会生我的气,甚至

会因此恨我,请你不要如此。我希望接下来的几个月,我依然能和你在一起,依然能与你一

同醒来,能一起和孩子们玩耍,而现实是接下来的几个月,在你们眼中看的都将是我的病痛

给你们带来的折磨,我日渐虚弱的身体,你们会将这些当做对我最后的回忆,我不想让你们

这样,你对我最后的回忆,将是在河边的我们,还有那愚蠢的钓鱼游戏,我觉得她们一定作

弊了,还有我在你的身体里,你在我身体上,几乎没有一点点的黑暗闪过,那就是最好的了,

安妮。一整天都没有去想其他的,宝贝,细细回想这一天吧,因为这是我生命里最棒的一天,

替我亲一亲孩子们,记住,我永远爱你们。如果还有那么一个可以与你相见的地方,我们再

会吧。如果没有那么一个地方,那就在天堂相见吧。你的男孩,比尔。

44、警察局,日,内

迪克逊戴着耳机边听歌边摇头晃脑。

透过窗户,可以看到几名警官正在互相拥抱安慰着,然后,他们先后进入警察局,而迪克逊

更加开心,用放大镜观察着一个玩具。

突然,一名警官抄起一把椅子猛地摔了起来。

迪克逊摘下耳机冲那边:他妈的怎么了?

其他人都严肃的看着面带笑容的迪克逊。

迪克逊收敛笑容:怎么了?

45、警察局厕所,日,内

迪克逊和塞德里克拥抱在一起痛哭。

迪克逊慢慢恢复平静洗了把脸。

塞德里克:现在还能站住吗?

迪克逊:是的。我能站住。

塞德里克:我最好还是先出去吧,去安慰一下大家。你不头晕了吧?

迪克逊摇了摇头没说话。

塞德里克走出了厕所。

迪克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,整理了整理衣服。

46、画面组合

△迪克逊穿上了警服。

△迪克逊从百叶窗看向对面,韦尔比在窗边手舞足蹈。

△迪克逊快步走出警察局,朝广告公司走去,根本就不管路上行驶的汽车。

△迪克逊把广告公司的玻璃门砸碎,冲进去上楼找到了韦尔比。

迪克逊内心独白:我知道……最好的办法,也是唯一的方法去纪念我们的朋友……就是去工

作,成为一名好警察,去用他的方式思考,去做他生命里每一天都在做的工作,帮助他人。

47、广告公司,日,内

韦尔比有些懵逼:这他妈发生了什么?

迪克逊两拳把韦尔比打到在地,韦尔比脸上瞬间流出了血。

迪克逊又把窗户砸碎了。

迪克逊:你要去哪儿?

迪克逊抓住韦尔比,把他从窗户扔了出去。

帕梅拉吓得尖叫起来:你就是他妈的死猪!你他妈的在干什么!

迪克逊走过去一拳将她击倒在地:闭嘴吧!

迪克逊来到了了楼下。

48、街道,日,外

韦尔比在街道上缓慢爬行着,迪克逊冲过去又给了他几拳。

迪克逊:看到了吗,莱德?我不光虐待黑人,我也虐待白人。

迪克逊走回了警察局。

一名黑人站在警局门口目睹了这一切。

迪克逊:你他妈的看什么看?

迪克逊回到警局,把门狠狠关上了。

49、米尔德里德家,日,内

米尔德里德准备早餐,罗宾在吃饭。

电视上播放着威洛比自杀的新闻。

米尔德里德听到后愣了一下,靠近了电视机几步。

电视里主持人的声音:悲剧突然降临到了这个平静的家庭,在位于密苏里州艾宾镇郊外的威

廉威洛比警长的家中,他的妻子安妮,还有他两个幼小的女儿,波莉和珍妮共同生活。他开

枪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威洛比警长在艾宾镇备受人们尊敬,他的勤劳,为社区的奉献,

都是有目共睹的。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其自杀目前还不清楚,有传言说是因为疾病,也有传

言称是工作带来的巨大压力,并可能与我们两周前所报道的一则关于广告牌的新闻有关。一

位女士张贴了广告,米尔德里德海耶斯……

米尔德里德一直面无表情,听到这句话后,她把电视关掉了

米尔德里德看了一眼罗宾。

罗宾低下头没说话。

50、学校门口,日,外

米尔德里德的车停在了校门口。

一男学生朝汽车扔了一盒牛奶,牛奶把挡风玻璃弄脏了。

米尔德里德气得迅速下车要去揍他。

罗宾拉住她:不要,不要!

但米尔德里德已经走到了两个学生面前。

米尔德里德对一个男学生:嘿,你知道是谁扔的那个罐子吗?

男学生:什么罐子?

米尔德里德朝他的下体猛踢了一脚,男学生捂着下体倒地。

米尔德里德又问那女学生:你呢?亲爱的?你知道是谁扔的那个罐子吗?

女学生:额!不知道,我真的没看到……

米尔德里德也朝她的下体踢过去,女学生也捂着下体倒地。

米尔德里德看向另一名戴眼镜的男生,男生吓得摇头。

米尔德里德转身走回车里。

罗宾一直站在车门口:真是谢谢你了,妈妈。

米尔德里德将车开走了。

51、警察局,日,内

几名警察正围着迪克逊聊天。

突然,门开了,之前被迪克逊骂的那个黑人走了进来,原来,他的真实身份是警察。

塞德里克:先生,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?

黑人:你叫什么名字?

塞德里克站在前台:我的名牌上有名字,你有阅读障碍吗?

黑人走向他:阅读障碍?不,不,很好,“阅读障碍”,好像有点儿像“听力障碍”。但实际

上就是“阅读障碍”。像是文字游戏什么的。

塞德里克:你想干什么?

黑人:我被派来接管警察局,鉴于昨晚发生的不幸的事件,我来接任威洛比警长的职位。

迪克逊把腿翘在桌子上:你他妈在逗我吧!

黑人看了一眼迪克逊。

塞德里克:先生,你有可以证明的文件吗?

黑人:你真的想看我的证明文件吗,混蛋?

迪克逊:对,看看他的证明文件!让他拿出来给你看看。

黑人:你们这群白鬼混蛋没有人去工作吗?

围着迪克逊的警察都散开了。

迪克逊小声:这不是种族歧视吗?

黑人走到迪克逊面前:你的手怎么了,迪克逊警官?

迪克逊:哦,只是把一个家伙从他妈的窗户里扔出去的时候弄伤了,惯例。

黑人:哦,是吗?在警察学校他们从来没教过我这个。

迪克逊:你他妈的去的哪个警察学校?

黑人看了看办公桌上和安琪拉有关的案子文件。

黑人:安琪拉海耶斯的案子进展的怎么样了?

迪克逊:“关你屁事”的案子进展的怎么样了?

黑人警长:把你的枪和警徽交给我怎么样?

迪克逊有些怂了:啊?

黑人重复了一遍:把你的枪和警徽交给我。

黑人把迪克逊的脚推下桌,朝他伸出了手。

迪克逊起身把枪掏出来给了黑人,他发现警徽不在身上:该死。

迪克逊把裤兜里的东西都掏出来,又翻看各个抽屉,但还是没找到。

迪克逊:我找不到我的警徽了。没有,真的,我可能把它给弄丢了。可能就是在把那个家伙

扔出窗户的时候弄丢的。

黑人:那就滚出我的警察局。

黑人说完离开去了别处。

迪克逊走到塞德里克面前:这是怎么回事?貌似我刚刚被解雇了。解雇还是停职,我不太确

定是哪个……

塞德里克:解雇。

迪克逊沉默了一会儿,走出了警察局。

52、商铺,日,内

米尔德里德在窗户前整理商品。

一名男子将车停在门口,下车走进了商铺。

男子环顾四周。

米尔德里德:有什么要帮忙的,就喊我一声。

男子看着货架上的商品:我需要和米尔德里德海耶斯说一声,可以吗?

米尔德里德:你认识我?

男子:只是在电视上见过,在收音机里听到过。(拿起一只陶瓷兔子)写着“欢迎来到密苏

里州”的兔子多少钱?

米尔德里德:七块钱,上面有标价钱。

说完,男子将兔子朝米尔德里德的方向扔去,兔子瞬间粉碎。

男子:我想它现在可不值七块钱了。

米尔德里德毫无畏惧: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?

男子: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?或许我是威洛比的好朋友,怎么样?

米尔德里德:你是吗?

男子走向米尔德里德:或许,我是你女儿的朋友,怎么样?

米尔德里德:你是吗?

男子:或许,我是她死的时候操她的那个人,怎么样?

米尔德里德:你是吗?

男子摇摇头:不是。不过也想那么做。我在报纸上看到了她的照片。

这时商铺里响起了铃声。

男子:你被响铃救了!

米尔德里德:你还欠我那只兔子的七块钱。

男子笑了笑走开:等我下次路过的时候你再向我要吧,米尔德里德!

米尔德里德:我会的。

男子离开了,刚才进门的那个是安妮,安妮手里拿着一封信。

米尔德里德目送男子离开。

米尔德里德: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能见到你。

安妮:什么?

米尔德里德:刚刚那个人在恐吓我。

安妮:你可不那么容易被恐吓到啊。

米尔德里德坐在她面前:反正不是最怂的那个。女士,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?

安妮:昨天晚上我丈夫自杀前留给你的。

米尔德里德接过信封:我很抱歉,威洛比太太。

安妮带着哭腔:是吗?你真的很抱歉吗?

米尔德里德:当然……

安妮:当然对你来说这是最完美的结局了,是不是?那就是证据。你的那三块广告牌已经成

功了是不是,一个死去的警察,现在多值啊。

米尔德里德:你是把他的死怪罪到我的头上吗?

安妮:不,我没有把他的死怪罪到你的头上,我过来就是给你送封信。现在我两个小女儿还

在车上,我最好还是不要待在这儿和你聊天了。

米尔德里德看向出窗外的车,后座上坐着两个小女孩,她们正看着自己。

安妮:我都不知道今天我们该做些什么。丈夫自杀的那天,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

安妮说完离开了。

米尔德里德拿着信愣在了原地,安妮开着车走了。

53、画面组合

△米尔德里德坐在门廊读信,火车从店铺旁驶过。

△广告牌和草地上的一个人形痕迹。

△广告牌下的花朵和广告牌的镜头。

△米尔德里德坐在门廊上读信,米尔德里德将头埋了起来。

△米尔德里德放下信件,把腿翘到栏杆上继续思索着什么。

威洛比内心独白:亲爱的米尔德里德,来自死人威洛比。首先我想为我到死也没抓住杀死你

女儿的凶手而道歉,这对我来说是巨大的痛苦。想到你觉得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件事,我就十

分痛心,因为我真的很在乎。有些案子,你一刻不停歇的去侦察,然后五年过去了,人们听

到某个人在酒吧或者是监狱里吹嘘那件事,整个案子就这么十分愚蠢地被解决了。我希望安

琪拉的案子也能这样,我真的希望如此,第二点,米尔德里德,我必须承认,广告牌真他妈

的是个好主意。它们就像一步棋一样,虽然和我的死一点关系都没有,但我肯定,镇上的每

个人都会觉得我的死和广告牌有关。作为威洛比回击的一步,我给你付了下个月租广告牌的

钱,我觉得会很有趣。他们把我安葬之后,你就不得不一直提防着他们。跟你开个玩笑,米

尔德里德,哈哈。我希望他们不会杀了你。那么祝你好运,所有的事情都好运,我希望,并

且我祈祷你可以抓到他。

54、迪克逊家门廊,日,外

傍晚,迪克逊穿着便装和他的母亲一起抽烟。

迪克逊母亲:所以,你想不想让我去和他们谈谈?

迪克逊坐在栏杆上:不,我不想让你去和他们谈谈。某人把自己的母亲送进他妈的警察局去

聊天……去说什么?

迪克逊母亲:去和他们说让你回去工作!再把那个黑人给干掉。

迪克逊摇摇头:他们不会听某人母亲的话的,还让他们干掉某个黑人,南方已经变了。

迪克逊母亲:就不该变的!你被开除的时候给你钱了吗?

迪克逊:我可不知道,你把人扔出窗户还会有补偿吗,妈妈?我得先查一查,让我谷歌一下!

迪克逊母亲:一两千,总有吧?你在那儿干了三年了,还没算在警察学校的五年……

迪克逊喝了一口啤酒走开了。

迪克逊母亲:六年!算上你留级的那一年。

迪克逊穿上外套要走。

迪克逊母亲:你要去哪儿?

迪克逊:不关你的事。

迪克逊母亲:去见你漂亮的姑娘?

迪克逊:我没有什么漂亮姑娘。

迪克逊母亲:对,我知道。

迪克逊口气里带着威胁:嘿,你给我小心点儿。

迪克逊母亲:不然你会怎么样?

迪克逊凑近威胁:我会把你的头给打掉。

迪克逊母亲大笑起来。

迪克逊离开了。

55、公路,夜,外

米尔德里德载着罗宾来到了广告牌路段。

罗宾:哦,你听说了那个新闻吗?

米尔德里德:什么新闻?

罗宾:今天早上那个叫迪克逊的家伙,把那个叫韦尔比的人从窗户里扔了出来。

米尔德里德有些吃惊:你是在逗我吗?他还好吗?

罗宾摇了摇头,表示不好。

米尔德里德看到前方的三块广告牌正在着火了,大喊:你是在逗我吧!

罗宾:哇!靠!老天爷!老天爷!

米尔德里德:操!

米尔德里德把车停靠在路边。

米尔德里德:去家里再拿一个灭火器过来!

罗宾:不是应该先给消防局打电话吗?

米尔德里德拿着灭火器下车:去他妈的消防局!都有可能是他们干的!

罗宾:别做傻事!

罗宾把车开走了。

米尔德里德开始灭火,嘴里还骂骂咧咧的:卑鄙,卑鄙,卑鄙,真他妈的卑鄙!

第一块广告牌的火灭了,米尔德里德赶紧跑向下一块广告牌,但第二块广告牌着得很旺,她

根本灭不掉。

米尔德里德:操!好吧!

米尔德里德爬上广告牌顶部,喷了几下后里面没了粉末,她把灭火器扔到一边,无奈地看着

广告牌燃烧。

罗宾把车开了回来,看见了站在火海中的母亲:你在逗我吗?(冲过去大喊)妈妈,你他妈

的在干嘛?

罗宾拿出灭火器灭火。

米尔德里德下来帮忙灭火:好了,好了,继续!

米尔德里德拉着罗宾打算灭第三块广告牌的火。

罗宾:别管它了,妈妈,太晚了!

米尔德里德去抢罗宾手里的灭火器。

罗宾攥着不肯松手。

米尔德里德的口气里带着祈求:罗宾。

罗宾:妈妈,别管它 了,求求你了!

米尔德里德哭喊:罗宾!松手!

米尔德里德把灭火器夺了过来,快速跑向最后一块。

罗宾站在原地看着母亲的背影,米尔德里德走到半路跪倒在地,眼看着那块广告牌化成了灰烬。

画面切换

救护车和警车停在了公路旁边。

米尔德里德无力地坐在救护车末尾,一名医生正在给她处理伤口。

那个开除迪克逊的黑人走了过来:手怎么样了?(示意医生离开)给我们一分钟。

医生离开。

黑人: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?

米尔德里德: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吧。你想把我打倒,逮捕我都行。

黑人:我不会逮捕你的,海耶斯太太,我没有理由逮捕你。

米尔德里德起身:你们有什么做不来的。

米尔德里德走远了。

黑人冲着她的背影大喊:我们并不都是你的敌人,你懂吗?

56、米尔德里德家,日,内

米尔德里德躺在床上,腿上缠着纱布,她突然坐起来自言自语:我要折磨死那群混蛋。

米尔德里德看了看脚上粉红色的拖鞋,拖鞋上是两个动物的图案,她突然笑了笑。

米尔德里德动了动脚趾,看上去左脚的动物在和右脚的动物说话,她发出男子粗狂的声音:

你要对他们做什么,米尔德里德?你要折磨死他们,是吗?

她又动动自己的右脚,发出尖锐的声音:是啊,我要折磨死他们。

米尔德里德继续自娱自乐了一会儿,突然变了口气大骂一声:操。

57、公路,日,外

米尔德里德载着罗宾来到了广告牌路段,从很远处,她看见电视台正在广告牌下录节目。

米尔德里德:这他妈是什么?

车子继续靠近。

广告牌下,记者边比划边报道:可能看到这烧焦的广告牌感到心痛,由于威洛比警长的去世,

人们不仅会去想这个在艾宾镇外三块广告牌的奇闻会不会就此结束……

米尔德里德经过,透过车窗大骂:这他妈的不会结束,你他妈个笨蛋!这他妈才是个开始,

你怎么不在你的早安密苏里他妈的起床播报里把这些播出去呢,婊子!

米尔德里德骂完把车开走了。

58、迪克逊家,日,外

迪克逊靠在门前边喝啤酒边看漫画。

迪克逊母亲:我看电视上说昨晚镇子郊区着火了。

迪克逊并不是很惊讶:着火了?

迪克逊母亲:就在那些广告牌那儿。

迪克逊:好吧,我当警察的时候还是会对谁点的火感兴趣,因为专业点说,那是纵火。不过

既然他们都不雇佣我了,我真的他妈的一点都不关心。

屋子里传来电话铃声。

迪克逊拿起电话:这里是迪克逊的住所。

电话里传来塞德里克的声音:嘿,迪克逊。(走到门口)嘿,警官。有什么消息吗?

塞德里克:什么消息?

迪克逊:我不知道。就是关于我的工作之类的。

插入画面

警察局里,塞德里克拿着电话:没有,没有,什么?没什么。安妮给你捎了封信,是比尔死

之前写的。

画面切回

迪克逊:我的老天,信上写了什么?

插入画面

塞德里克:我没读,迪克逊,这不是我的信。

迪克逊画外音:哦,听着,我马上就过去……

画面切回

迪克逊:我大概 15 分钟就到。

插入画面

塞德里克:额……(看办公室里的黑人在工作)我觉得这不是个好主意,按现状来说的话,杰森……你还拿着警察局的钥匙,对不对?

迪克逊画外音:对。

塞德里克:好,那你还是等人们都回家了之后再过来拿吧。我把信放到了你的办公桌上。

迪克逊画外音:哦,好的。

塞德里克:实际上,对……你昨晚你要做的事情之后,记得把钥匙留下来。省得之后我们还

去找你要。

画面切回

迪克逊沉默了一会儿:好。

迪克逊挂掉电话,他母亲冲他笑了笑,看出他心情有些不好。

迪克逊回屋来回踱步,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
59、画面组合

△迪克逊来到空无一人的警察局,看到了桌子上的信。

△迪克逊把信封拆开,打着手电看信。

△街道上,米尔德里德穿得很隐蔽,她穿过街道,走到广告公司门口,撕掉封条走了进去。

△迪克逊继续读信。

△米尔德里德站在广告公司二楼打着电话,但是没有人接。

△警察局的电话响了,但戴着耳机的迪克逊根本听不到。

△米尔德里德把电话挂掉做出了思考状。

△迪克逊读得更加认真了。

△米尔德里德准备燃烧瓶。

△迪克逊看信很投入。

△米尔德里德停下来又拨了一次电话。

△警察局里的电话再次响起,但迪克逊依然没有听到。

△米尔德里德再次挂掉电话。

△迪克逊还在读信。

△米尔德里德点着了燃烧瓶:操他妈的。

米尔德里德把燃烧瓶朝警察局扔过去,警察局一楼发生了爆炸,火花四起。

△背对窗户的迪克逊却不知道一楼着火了。

△米尔德里德又点燃了一个燃烧瓶扔了过去,警察局一楼再次发生爆炸,火花四起。

△正在读信的迪克逊仍然没有发现。

△米尔德里德扔出了第三个燃烧瓶。

△警察局大门发生了爆炸,火花四起。

△已经被大火包围的迪克逊还是没有发现这一切。

△米尔德里德点燃了第四个燃烧瓶。

△迪克逊还在认真看信。

燃烧瓶在二楼发生爆炸,爆炸的冲击力把他镇倒在地上,他起身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于火海

之中。

迪克逊看到和安琪拉海耶斯有关的资料烧着了,他冲过去拿出来,把上面的火扑灭了。

迪克逊发现四处都是火,因害怕而碎碎念:平静。(把资料塞进衣服里)平静。平静。

△米尔德里德扔出了第四个燃烧瓶,她看着燃烧瓶的轨迹直奔二楼。

威洛比内心独白:杰森,来自威洛比。现在我死了,对此我很抱歉,不过还有些话想对你说,

是我活着的时候永远不可能说出来的话。我觉得你拥有成为一名真正的好警察的潜质,杰森,

你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打从内心来讲,你是个正直的人。我知道你肯定不觉得我会这么想,

但是我就是这么想的,笨蛋。不过,确实觉得你太易怒了,我知道这都归因于你父亲的去世,

你不得不全身心去照顾你的妈妈,可是,只要你把这么多仇恨都深深埋入心底,我觉得你会

成为你想成为的那个侦探。因为你知道自己需要成为一名侦探,我也知道我说起这些的时候

你肯定会面部抽搐。但是,成为一名真正的侦探的要诀,是爱。因为只有通过爱才能达到内

心的平静,通过内心的平静才能拥有思想。杰森,有时候你需要有思想才能侦察到一些东西,

这大概就是你所需要的一切了,你甚至连枪都不需要,但你绝对是不需要仇恨的。仇恨从来

就无法解决问题,但是内心的平静可以,思想也可以。试一试吧!试着做出一点改变。没人

会觉得你是同性恋,如果他们有人这么觉得,就以恐同为由逮捕他们!给他们个措手不及,

杰森,祝你好运,你是个正直的人。你已经把厄运都用光了,事情都会由你而改变的,我能

感觉到。

60、警察局,夜,内

迪克逊冲过门口的大火,来到了街道上,他身上着着火,慢慢在地上爬。

米尔德里德看到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。

迪克逊在地上打着滚,从衣服里掏出了烧了一半儿的资料扔到了一边。

詹姆斯恰巧看到了,赶紧跑上前扑灭了迪克逊身上的火。

米尔德里德走出来看到了地上的资料和被烧伤的迪克逊,捂着嘴巴做出后悔状。

詹姆斯把迪克逊翻过身,米尔德里德看到迪克逊的脸烧伤了。

远方传来了救护车的和消防车的声音。

61、警察局门口,日,外

米尔德里德和詹姆斯坐在警察局对面。

警察局一片混乱,警察和消防人员在处理现场。

黑人朝两人走来:你都看到了什么?

詹姆斯比划着:我从温泉街拐弯过来的时候,火势已经很猛烈了。两分钟之后,那个警察就

从窗户跳了出来……

黑人:等会儿,你们俩都是从温泉街拐弯过来的?

两人同时点头。

黑人:你们俩之前在哪儿?

詹姆斯:在我家附近。

黑人思考了片刻:你们俩是情侣?

詹姆斯瞟了一眼旁边的米尔德里德:还是初步阶段,你懂的。

黑人看向米尔德里德:是吗?

米尔德里德:我们已经约过几次会了。

黑人没再说什么,直接走开了。

詹姆斯看向米尔德里德:那么,下周要不要一起出来吃个晚饭?

米尔德里德:我会和你去吃晚饭的。(起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)不过我不想操你。

詹姆斯:好吧,我也不想操你。我觉得是。

62、医院病房,日,内

迪克逊透过脸上包裹着绷带的缝隙,发现自己被带进了医院病房,病房里,躺着韦尔比,他

的腿上也缠着绷带。

护士看向韦尔比:烧伤病人。给他打了很多镇静剂。

护士离开了。

韦尔比下床走向迪克逊:嘿,朋友。你还好吗?老天爷。你的烧伤好严重啊。不过很快就会

好起来的……

迪克逊透过绷带的缝隙看出了韦尔比,但韦尔比显然认不出迪克逊。

韦尔比:你想不想喝一杯橙汁?我那儿有吸管……

迪克逊突然哭了起来。

韦尔比:别哭了,你会好起来的。

迪克逊继续哭:我很抱歉,韦尔比。

韦尔比:你认识我?

迪克逊:对不起。

韦尔比:为什么道歉?

迪克逊:为把你从窗户扔出去道歉。

韦尔比愣了会儿,突然气得喘起了粗气。

迪克逊:对不起,朋友……

韦尔比大声:我不介意。别他妈哭了,(走回自己病床)眼泪里的盐分会把你的伤口恶化。

迪克逊:我以为盐分应该会对伤口有好处呢……

韦尔比:你以为我是谁啊,他妈的医生吗?

韦尔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,退回了自己的床位。

画面切换

迪克逊看到韦尔比倒了杯果汁放到了迪克逊旁边的桌子上。

韦尔比没说什么,回到自己的病床上坐下了,透过背影,迪克逊能看出他很难受。

63、米尔德里德家,日,内

一个叫杰罗姆的黑人敲了敲门。

 米尔德里德看向猫眼:是谁?

杰罗姆:哦,你不认识我的。

米尔德里德想了想:那你想要干嘛?

杰罗姆:我是为了广告牌来的。

米尔德里德:广告牌怎么了?

杰罗姆:他们被烧毁了!

米尔德里德:我知道。

杰罗姆:我是原先贴广告牌的人。

米尔德里德开门,态度很不友好。

杰罗姆礼貌伸手:杰罗姆。

米尔德里德与他握手:我能为你做些什么,杰罗姆?

杰罗姆:你知道的,贴那些海报的时候,以防它们被弄坏,(搬出一个装满了广告纸的箱子)

他们都会给你一套备用的,你知道吗?

米尔德里德:我不知道。

64、公路,日,外

米尔德里德、罗宾和詹姆斯贴着广告纸。

米尔德里德踩着梯子张贴广告,对扶着梯子的詹姆斯:这种梯子很稳的,詹姆斯。

詹姆斯:哦,没关系,我就喜欢这样扶着梯子,这能让我感到快乐。

一辆轿车停在了附近,下车的是丹妮斯。

米尔德里德走下梯子:需要帮忙吗?

丹妮斯很开心:嘿!

米尔德里德:你什么时候出来的?

丹妮斯:一小时前。法官驳回了起诉,说逮捕报告填的根本就不对。

米尔德里德与丹妮斯拥抱。

丹妮斯:听说,你……(发现了詹姆斯,和她挥手示意)听说,你烧了警察局是不是?

詹姆斯帮忙说话来了:没有,她整晚都和我在一起。

米尔德里德:说来话长。

丹妮斯不再追问:好吧。

杰罗姆拿着一张卷起的广告纸站在他们身后:嘿。(把广告纸展开)你确定你还要贴威洛比

那张?他都已经死了。

米尔德里德:为什么不呢?他付的钱。

说完走开了。

杰罗姆:好。

65、酒吧,夜,内

迪克逊单独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。

丹妮斯和杰罗姆坐在旁边的桌子上。

丹妮斯扭头看到了迪克逊:快看那个混蛋。

杰罗姆回头看了看迪克逊。

迪克逊还是在桌子上发呆,似乎外界的一切都无法打扰到他。

66、酒吧,夜,外

一辆车停在酒吧门口,两个男子下车走向酒吧。

其中一个人是之前恐吓米尔德里德的那个。

67、酒吧,夜,内

两人进了酒吧坐下,一人去点酒,恐吓米尔德里德的那个男子坐在了迪克逊前面的座位上。

68、餐厅,夜,内

米尔德里德与詹姆斯来到了一个豪华的餐厅里。

米尔德里德穿着平时穿的衣服,她正看着菜单,詹姆斯穿得很正式,他盯着她看。

詹姆斯:我们到这儿来了。

米尔德里德:我们到这儿来了。

詹姆斯:我喜欢带奶酪的吃的,我找找带奶酪的吃的。

米尔德里德:好。

米尔德里德说完看到查理和佩内洛普牵手也来到了这个餐厅。

詹姆斯也注意到米尔德里德在看他:那是谁?

米尔德里德:我的前夫,还有他 19 岁的女朋友。

查理和佩内洛普坐在了米尔德里德后面的桌子上。

詹姆斯:你想不想走?

米尔德里德:不,不。已经答应你了。

69、酒吧,夜,内

迪克逊还是很郁闷的坐在座位上,他身后的那两名男子在喝酒谈天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朋友,真他妈的狂野,我从那儿回来之后都觉得我他妈确是是疯了。

另一名男子:什么时候的事?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大概九十个月前吧。

另一名男子:你是一个人吗?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不是,有一群朋友。

另一名男子:是吗?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是的。

另一名男子:他们也操了她?

听到这句话的迪克逊像打了鸡血一样提起了精神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我觉得只是让他们看着,他们也能找到乐子的。

另一名男子:嗯,是吗?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是的。

另一名男子:她火不火辣?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用汽油烧死了,确实很“火”辣。她被汽油弄晕之后,我更想操她

了。

迪克逊开始注意听他们说话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冒出这样的想法的。

话说到这儿,迪克逊起身离开了酒吧。

70、酒吧,夜,外

迪克逊来到门口点了一颗烟,他看了看那两名男子的车的车牌号,又走回了酒吧。

71、酒吧,夜,内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我才不会为那狗屎玩意伤心呢,那时他妈的在那儿的最后一天……

(发现经过的迪克逊看了自己这边一眼,发现了异样,小声)他一直都在那儿坐着吗?

另一名男子:谁?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烧伤脸的那个,一直他妈的走来走去。

另一名男子:我不知道,我觉得没有吧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喝了口酒后走到了吧台,假装点酒,其实一直盯着迪克逊看。

酒保:再来两瓶?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对。

酒保把酒放台上:八块钱。

那男子从兜里掏出几张钞票给酒保,拿上两个酒瓶回到座位。

迪克逊也起身走向吧台:啤酒。

迪克逊看着那个男子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也正盯着迪克逊:我能帮你什么忙吗,朋友?

迪克逊:什么?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你他妈的整晚都往我们这边看,除非你有什么话要和我说,要不然

就带着你他妈那张烧伤的脸滚出这里,好不好?

另一边,丹妮斯听到争吵声后示意杰罗姆。

迪克逊坐到了对面男子旁边,把那个男子挤到了里面。

另一名男子:等等,等等,等等……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你干嘛?你干嘛?

迪克逊把手伸出来比划着:相信我,好吗?你喜欢魔术吗?相信我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快他妈的变你的戏法。

迪克逊:好。

迪克逊把手放到他脸旁,看上去是在温柔的抚摸,下一秒钟,他把指甲插进他脸上的肉上,

使劲划了道口子。

那男子瞬间暴怒,抓起迪克逊把他打翻在地。

两个人一起抽着迪克逊的脸。

酒保:这他妈的怎么回事?

杰罗姆走过来:嘿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继续殴打迪克逊。

杰罗姆冲过来劝架:嘿!嘿!够了吧!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关你屁事!

杰罗姆:这个人是警察!他是警察!

迪克逊被打得吐了口血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是吗?他没带警徽。

迪克逊:我把警徽丢了。我不记得我丢在哪里了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是你先挑起的!我可没惹你!

迪克逊试图爬起来:我知道是我先挑起的。我像婊子一样抓了你的脸。

恐吓米尔德里德的男子:真他妈的正确!

男子一脚踢在迪克逊脑袋上。

迪克逊无力倒地,就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,两名男子见状慌张地跑出了酒吧,赶紧开车逃走

了。

72、餐厅,夜,内

两人吃完了晚餐。

詹姆斯离开:我去趟洗手间。

米尔德里德嘴里嚼着东西,查理坐了过来。

米尔德里德:你想和我说什么?

查理:如果我预先知道的话,我们就该来场四人约会的。

米尔德里德:那个小婊子工作日没有宵禁吗?

查理:没有,没有,实际上接下来我会带她去看马戏,不过现在看来不用去了。(指着厕所

方向的詹姆斯,口气里带着嘲讽)他会杂耍吗?

米尔德里德:听着,我是在和帮助过我的人一起吃晚餐,好吗?

查理:你没必要向我解释,因为你在和一个侏儒一起吃晚餐,米尔德里德。

米尔德里德:我没和你解释。

查理:你就是。

查理回头,佩内洛普招呼他回去。

查理:听着,我过来不是想故意让你生气的,你想约多少侏儒就约多少侏儒。(见詹姆斯回

来,起身要走)不,实际上我过来是说对不起的。

米尔德里德:对不起什么?

查理:为你的广告牌所发生的一切。

米尔德里德:好吧。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

查理:很好。我很高兴,我喝多了,但是依然不能为之开脱。有一天佩内洛普和我说,所有

这些愤怒,朋友,只会招致更大的愤怒。你懂吗?说的确实对。

詹姆斯:佩内洛普说出了“招致”?

查理:对!“愤怒招致更大的愤怒”。好吧,兄弟,照顾好这位小姐姐,好吗?(走到詹姆斯

旁边,在他耳边)和你相比,应该是“大”姐姐,对不对?

查理离开了,米尔德里德有些难受。

詹姆斯:你还好吗?

米尔德里德:我觉得我现在想回家。詹姆斯。我可以下次再约,好吗?

詹姆斯:我干嘛还要再约你?从我们来这里你就一直很尴尬。

米尔德里德:老天爷,我又没有强迫你来赴约,好吗?是你强迫我的。

詹姆斯:强迫你?我是问你来约会。哇。我懂,我是不怎么吸引人,是吧?我知道自己只是

个卖二手车还酗酒的侏儒。但你自己呢?从来不会笑的广告牌女士,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一

句好话,(狰狞着脸,声音也大了)大晚上去烧他妈的警察局!我是真不够吸引人的。

詹姆斯失望的离开了。

米尔德里德叫住他:嘿!

詹姆斯回头,口气由愤怒变成了伤心:你知道,我就不该去给你扶梯子的。

詹姆斯离开了,米尔德里德思索着什么,过了一会儿,她拿起酒和酒杯朝查理走去。

查理预感到大事不妙:现在可别出洋相。

米尔德里德对佩内洛普:你真的和他说过“愤怒招致更大的愤怒”?

佩内洛普:是的!我确实和他说过,虽然不是我造出这句话,我可说不出那样的话。不,我

在一个书签上看到的。是夹在我读的那本书里。是关于小儿麻痹症的。马球?不对,那个是

马有关来着?小儿麻痹症?还是马球?

查理低声提示:马球。

佩内洛普:马球。

米尔德里德靠近一步,看着佩内洛普。

米尔德里德:对她好一点,查理。听懂了吗?

查理点点头。

米尔德里德把酒放在桌子上离开了。

73、迪克逊家,夜,内

迪克逊走到了迪克逊母亲的房间。

迪克逊母亲满脸伤的迪克逊有些失控:杰森!

迪克逊朝厕所走去:别管我,别看着我,妈妈。

迪克逊母亲拉住他:你……(迪克逊把她关在门外)不要,不要!

迪克逊母亲敲门:不要……(转动门锁)把门打开!

迪克逊在柜子里翻找着药物。

迪克逊母亲在外面大喊:让我来帮你……求求你,把门打开吧……

迪克逊把指甲里的烂肉取出来夹到了一个小塑料管里。

迪克逊母亲:求求你,求求你,把门打开吧。

迪克逊在塑料管上写着什么。

迪克逊母亲:开门啊!杰森!

迪克逊把塑料管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:我挺好的,妈妈。都会好起来的。

74、米尔德里德家,日,内

米尔德里德坐在沙发上思考着什么。

敲门声响起后,她把手中的香槟放在桌上去开门。

敲门的是迪克逊。

75、米尔德里德家,日,外

迪克逊坐在秋千上和米尔德里德谈话:我不太想重燃你的希望,好吧,但是有个家伙,我觉

得可能就是那个人。我弄到了他的 DNA。实际上弄到了好多。咱们谈话的时候他们正在检

测。

坐在旁边的米尔德里德:他在监狱里吗?

迪克逊:没有,不过找到他并不难。

米尔德里德:你为什么觉得他就是那个人?

迪克逊:我听到他说起了在去年年中他对一个女孩做了些什么事,我没能听全,但他说起的

与安琪拉的经历很相似。然后他把我打得屁滚尿流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我弄到了他大量的

DNA。所以我想着,尽早让你知道,我不想让你放弃希望。

米尔德里德:我一直都努力不让自己放弃希望。

迪克逊:我妈妈说过,你所能做的只有去努力。尽管没有太多希望去……我在学校的时候不

是很擅长英语,所以更像是“你所能做的只有去努力,不让自己为英语抓狂”。因为当一名

警察真的很需要英语好。如果你想做出任何的成就,真的。(突然沉默了一会儿)要不然你

就得住在墨西哥之类的地方。但是谁想那样呢?

米尔德里德微笑。

迪克逊没再继续说下去,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。

米尔德里德叫住他:嘿,迪克逊。

迪克逊回过头。

米尔德里德:谢谢你。

迪克逊愣了愣,再次点点头离开了。

米尔德里德无意中看向了远方的三块广告牌。

76、警察局,日,内

黑人对坐在椅子上的迪克逊:你做得真棒,杰森。你做的真的很好。但他并不是那个人。

迪克逊不敢相信:什么?

黑人:没有 DNA 和那个人的 DNA 匹配,与其他罪行的 DNA 也不匹配。实际上,根本没有

可以匹配的 DNA。他没有犯罪记录,或许他只是吹牛而已。

迪克逊:他不是在吹牛。

黑人:也可能不是在吹牛,但在安琪拉死的时候,他都不在国内。

迪克逊:他在哪儿?

黑人:我看了他的出入境记录,我已经和他的指挥官谈过了。迪克逊,他当时不在国内。他

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。

迪克逊:不,他……他或许不是我们找的那个人,但他还是做了坏事,我知道他做了。

黑人:他没在密苏里做过坏事。

迪克逊:他当时在哪儿?

黑人:这是个机密文件。

迪克逊:拜托!

黑人:如果这个人有指挥官,而且九个月前回了国,他去的国家又是机密,你觉得他当时在

哪儿?

迪克逊摊开手:嘿,你知道……

黑人:我给你个提示。沙地。

迪克逊摇了摇头:根本就没有缩小范围嘛。

黑人:你需要知道的是,他和安琪拉海耶斯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我们会继续调查的。(迪克逊

惊呆了)好吗?

迪克逊从包里掏出警徽放在桌上:我找到了我的警徽。

77、迪克逊家,日,内

迪克逊回到家,看到他母亲睡着了。

迪克逊走进自己的房间,拿出一把枪思考了片刻,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插入画面

广告牌下,米尔德里德在摆花,手机突然响了。

米尔德里德:你好?

迪克逊电话音:我是迪克逊。

米尔德里德:快告诉我。

画面切回

迪克逊口气里带着失望:他不是那个人。

插入画面

米尔德里德垂下了头,用力拍打着脑袋。

画面切回

迪克逊听见电话里的拍打声和抽泣声。

迪克逊:米尔德里德?

插入画面

米尔德里德努力振作起来:你确定吗?

画面切回

迪克逊:案子发生的时候,他都不在国内。所以无论他做了什么,他都不是在咱们附近做的,

我很抱歉,重燃了你的希望。

插入画面

米尔德里德:没关系,没关系。(长舒一口气)至少我拥有了一整天的希望,总比没有的好。

(沉默了一会儿)我要挂电话了。

画面切回

迪克逊:我在想一件事情。

米尔德里德电话音:什么事?

迪克逊:我知道他不是你案子里的强奸犯,但他确实是个强奸犯,我敢肯定。

插入画面

米尔德里德思考了一会儿:你想和我说什么?

画面切回

迪克逊:我知道他的车牌号,我知道他住在哪儿。

插入画面

米尔德里德:他住在哪儿?

迪克逊电话音:爱达荷州。

米尔德里德眼前一亮:很有趣啊。明天早上我就开车去爱达荷州。

迪克逊:想要同伴吗?

米尔德里德思索了一会儿:当然。

画面切回

迪克逊起身离开卧室,他把枪放在了床上。

迪克逊轻轻抚摸了抚摸母亲的额头,离开了房间。

78、米尔德里德家,日,内

米尔德里德看着正在床上熟睡的罗宾,思索片刻后起身离开了。

79、米尔德里德家,日,外

米尔德里德与迪克逊收拾东西。

迪克逊把米尔德里德的包扔进后备箱,那把枪出现在了后备箱里。

米尔德里德与迪克逊对视了一眼,放了一些零食后,把后备箱给关上。

车子开走了,一路前行。

80、公路,日,外

米尔德里德开着车,迪克逊坐在副驾。

米尔德里德:嘿,迪克逊。

迪克逊:嗯?

米尔德里德:我得告诉你一些事情,是我把警察局烧毁的。

迪克逊:好吧,他妈的还有谁会在那儿呢?

米尔德里德突然开怀大笑起来。

米尔德里德:迪克逊?

迪克逊:怎么了?

米尔德里德:这事你确定吗?

迪克逊:杀了那个人?

米尔德里德点了点头。

迪克逊:不太确定。你呢?

米尔德里德:不太确定。我想咱们可以路上再决定。

两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,笑了笑。

三块广告牌视频

4分钟深度解读奥斯卡获奖电影《三块广告牌》

相关问答

问:《三块广告牌》中凶手到底是谁?

答:不邀自来,作者认为真正的凶手是酒吧里出现的军官,即之前曾出现在女主店里挑衅的男子,也就是女主跟迪克森片尾去追杀的人。
分析如下:
一,根据影片的交代,米尔德雷德的女儿是被QJ后烧死的,酒吧里的军官在谈起“另一起”案件的时候也声称烧死了被害人,两者的死因吻合。(莫非这么巧)
二,军官千里迢迢来到礼品店,恐吓且挑衅女主,只是为了给一个素未谋面的警长打抱不平?从后面他在酒吧的自锤来看,他描述的犯罪经历根本像是吹嘘出来的,起码他不是一个好人,这样的一个人会如此有正义感?且导演为什么专门安插这个人出现在礼品店,而且只为说这几句话?当然,也可能是导演出于误导观众的目的。三,军官跟迪克森在酒吧打起来的时候,旁边有个吃瓜群众喊了一句“他是警察”,这句台词很有意思,听到这句话之后,军官基本上是怔住了,而且能明显地看出他在压制自己的恐惧。“他是警察”只是导演安排的显性含义,是不是在说“你已经暴露了,快做准备把”。然后就出现了后面DNA不匹配的情节


问:《三块广告牌》是真事吗?

答:是虚构的,《三块广告牌》讲述了绝望的母亲米尔德丽德因女儿惨遭奸杀而追凶无果,无奈之下在路上竖起三块广告牌与警察局对峙的故事。影片的故事灵感来自导演马丁・麦克唐纳是在弗罗里达、乔治亚和阿拉巴马州交界处旅游时,发现有人立起未破获刑事案件的广告牌,马丁・麦克唐纳眼前浮现出一个母亲的形象,故事就呼之欲出了。拓展资料
《三块广告牌》是由美国福斯探照灯公司、英国Film 4公司联合出品,由马丁・麦克唐纳执导,弗兰西斯・麦克多蒙德、伍迪・哈里森、山姆・洛克威尔联合主演的犯罪剧情片。该片于2017年11月10日在美国上映。剧情简介:1987年美国股灾之后,发生在美国密苏里州一座小镇上,米尔德里德・海耶斯(弗兰西斯・麦克多蒙德饰)是一位失去女儿的母亲,然而女儿遇害的案件却迟迟未曾了结,凶手依然逍遥法外。眼看着希望慢慢消逝,但是这位做事果决的母亲,与小镇上碌碌无为的警察之间的矛盾日渐尖锐,她借用三块广告牌向负责该案的警长发起质问,在小镇上掀起轩然大波,众多人物相继被卷入血腥、暴力的纷争之中。参考资料《三块广告牌》――百度百科
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:

PHONE